您的位置: 英皇 > 资讯资讯 > 英皇赌场

中国预警机,雄鹰再飞天安门

来源:默认部门     编辑:资讯中心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01日              

  2019年10月1日,国庆70周年阅兵式上,仰望天空,一架雄鹰般的预警机在数架歼击机的护卫下,拉着绚丽的彩带,米秒不差地飞过天安门广场。震耳欲聋的发动机声先声夺人,机背的大圆盘更是吸引了亿万观众的眼球,这是中国预警机空警-2000又一次飞越天安门的高光时刻。

  10年前,同样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空警-2000预警机率领空中梯队战机在国庆60周年阅兵上首次历史性亮相,中国向全世界正式宣告,中国已经有了预警机!向全国人民报告,中国军队信息化作战的主体力量——预警机,已经开始服役!

  从2009年到2019年,是预警机飞速发展的十年。

  这十年来,我国预警机队伍不断壮大。以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雷达专家、中国预警机事业开拓者和奠基人王小谟为首的一代代预警机人,先后将空警-2000、空警-200、空警-500三型国产预警机送上祖国的蓝天,使中国预警机事业实现跨越式、系列化发展,成功实现“小平台、大预警”,并进入国际先进水平行列。

  这十年,预警机的性能不断优化。从2009年阅兵,需要一辆方舱车才能装得下的设备,到2019年阅兵就缩小到“两个箱子”那么大,一个人拉着就能走。设备小型化的同时,抗干扰能力却大大增强了。

  这十年,变化的是我国预警机不断领先的地位,不变的是一代代预警机人“自力更生、协同作战、顽强拼搏、创新图强”的奋斗精神。

从无到有 自立自强打造“空中司令部”

  如果说雷达是国防的眼睛,那么,预警机就是空军的眼睛。

  集合了“远程侦察”“空中警戒”“通信导航”“空战指挥”等重要功能于一体的现代预警机,堪称“空中司令部”,已成为现代战争中不可或缺的机种。

  早在上世纪70年代,我国就曾经启动预警机的研制,但终因当时国力有限和技术基础薄弱而未能成功。“最开始的预警机,是把地面雷达放到飞机上,好比母鸡想变身老鹰,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因而没有成功。”王小谟说。八十年代,我国曾尝试向国外购买或与别国合作均未能成功。

  “工业部门一定要争口气,否则总是要被人卡脖子的,中国一定得有自己的预警机!”王小谟暗下决心,带领他的学生陆军和团队成员,开启预警机自主研发之路。

  自主研制预警机,谈何容易?!

  技术行不行?能力行不行?许多争论和质疑纷至沓来。

  彼时的王小谟已经年过六旬,却依然壮心不已,不顾各方质疑,认准了就不信有什么不可能。他详细整合十几年的研究基础,综合分析国内各方面的科研力量,在国家的大力支撑下,开启了一边国际合作、一边自主研制预警机的漫漫航程。

  “真的是从零开始”。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电科首席科学家陆军在回忆自己刚开始干预警机时遇到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把预警机上的各个分系统、数百套设备有机地结合到一起。作为空警-2000的总设计师,陆军带领团队们首次采用了世界上最先进的相控阵雷达技术,从而为系统搭建了一个强有力的“骨架”。

  在工程最紧张的那几年里,预警机研发团队甚至习惯了一周7天、一天11小时的“711”工作制。陆军就曾连续5年春节没有休假。

  研制过程固然是困难重重,但试飞阶段的艰辛更是难上加难。通常飞机试飞由试飞团负责,但由于预警机试飞情况特殊,后舱没有试飞员负责,短时间内又不可能为此专门培养出试飞大队。因此,预警机研发团队成员除了作为技术人员之外,常常还要参与试飞。

  在西北茫茫戈壁的试飞现场,夏天像“蒸桑拿”,冬天像“进冰柜”。当时年过六旬的王小谟选择和团队成员一起坚守。别人担心他的身体,他却全然不理,“试飞主要是飞机噪声太大,一去试飞4、5个小时,最多的话能到6个小时,上面没厕所,那真是一个麻烦事儿,肚子不好一点那不敢去,也不敢喝水”王小谟说。

  为了验证产品的功能和性能,不仅要研究试飞理论和方法,制定合理的试飞方法,陆军也是参与试飞最多的人员之一。他常常身先士卒、抢着试飞,多次身临危险处境而不退缩,甚至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

  2007年,经过重重艰辛磨砺,空警-2000最终完成设计定型并交付部队。团队仅用了五年的时间走完了西方十几年的历程,系统集成一次成功,没有反复。

  2009年,在国庆六十周年的阅兵仪式上,空警-2000首次亮相,率先飞过天安门广场。看台上的王小谟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中国人自主研制预警机的这口气终于争出来了!”

从有到优 在实战中铭刻“预警机精神”

  2015年9月3日,一款由新研的预警机在空警-2000、空警-200等“老朋友”的陪伴下惊艳亮相,吸引全世界瞩目,这是空警-500的首次亮相。

  空警-500机载雷达采用新型数字相控阵雷达,技术更加成熟,成功实现了“小平台、大预警、全自主、新一代”的研制目标,这背后饱含了团队成员“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戈马上行”的辛苦。

  早在投身预警机事业之初,王小谟就意识到中国疆域广大,除装备大型预警机外,还应形成中国自己的预警机装备系列。他开始在心中描绘中国预警机体系化发展的谱系蓝图,思考能否用国产中型飞机实现背负式大圆盘,以验证“小平台、大预警”技术。

  为实现“小平台、大预警”,解决中国预警机装备的规模建设问题,中国电科开始了空警-500的研制,年仅35岁的崔继先受命担任该项国家重点工程的常务副总设计师,全面负责组织实施任务电子系统的总体研制工作。

  “空警-500的研制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3年时间完成设计定型,还要解决在中型载机平台上实现大型预警机任务能力的诸多问题,不仅如此,新型号在元器件、基础App上也提出了近乎苛刻的全国产化要求。难度之大,不亚于首型预警机的研制。

  团队成员以“只争朝夕”的精神,抓紧开展各项研制工作:论证、设计、开发、集成、试验、试飞、生产、定型、交付,一环扣一环,“711”工作又成为常态。

  跟随预警机的一次次试飞,预警机团队经历过戈壁的漫天黄沙、外场的倾盆大雨,甚至是舱室玻璃开裂紧急降低飞行高度的惊心场景。

  正是这些永不后退的历练,逐步形成了这支优秀、团结的战斗集体,“自力更生、协同作战、顽强拼搏、创新图强”的预警机精神也在一次次实战中不断得到升华。

  “预警机不是一个人能做出来的,那是上千人协作的产物。希翼这样一支强有力的队伍,永远走在前列,研制出更新更强的预警机。”王小谟说。

  看,预警机这一只雄鹰,雄姿英发,展翅遨游。

打印  |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